隊友問題:控球後衛的困擾 -----摘自徐武雄老師老徐園地



 


 


    我們騎士隊「老黑」,自從老徐腳後跟長骨刺併發蹠底筋膜炎進傷兵名單後,幹起雙能衛角色來;可是擁有籃球先天麗質的老黑,面對「老弱殘兵」隊友總在「贛窖」聲中左右為難渡過。此時,他質疑隊友處於沒辦法讓他傳導球、責怪隊友沒準備接球動作等問題;艾,其實解鈴人還是需要繫鈴人啊!


 


老黑的問題


    老黑的隊友(那當然就是我的隊友),對他的「幹窖」在於,只要老黑打控球時候,有幾位隊友總是從頭到尾,很少能夠接獲傳球去攻擊;想當然,這種丙組、純粹想要運動與「爽一下」的球員,你控球後衛都一直讓他們做「折返跑」,簡直就是「白目一個」。


 


經我這麼一提,我們老黑「當局者迷」的質疑隊友來;老黑認為,隊友是處於沒辦法讓他傳導球,尤其他認為、他責怪隊友在打球過程中,根本沒準備要接球動作、沒注意球的動向等問題,他打控球的怎麼敢傳球?


 


我們的解讀


    聽完老黑吐訴,我心想:艾,人就是這樣,都只是想到自個兒的,很少能夠用「同理心」去看事情。像他質疑隊友處於沒辦法讓他傳導球、責怪隊友沒準備接球動作等問題;這些都是單方面的觀點,如此一來當然就問題多多,幹窖、責怪聲不斷了。從我這個角度思考、解讀如下:


 


一、老黑沒辦法傳導球:這問題關鍵在於


(一)視野:老黑自己打球的視野不足,總經常只看到90度的範圍;想當然,隊友有空檔老黑就不知道,他的「可以傳導球對象」就少,他當然經常會出現,沒辦法將球適時的傳導。經此提醒,恍然大悟的老黑,終於「口頭」瞭解,籃球要怎麼樣打;只是,今天無故缺席的老黑,是否能夠「領悟與開竅」,還有待驗證。


 


(二)錯誤觀念:老黑本身打球特性,總誤認為「成功一定在我」;老黑心想的是,隊友的得分總期望都是「經由他手」,而不要假手於他人,因為他是控球。他的潛意識沒有「壞意」,說球就是自己玩那種;他只是不知道控球後衛,並不需要一直把球「控制在手上」。經我說明,老黑也瞭解了「分享籃球、信任隊友」這個籃球哲學;只是,這颱風天的阻撓,要檢驗他是否有所進步的事,恐怕就要看老天爺臉色了。


 


(三)缺乏組織:由於缺乏籃球專業素養的教育訓練,老黑面對這種雜牌軍打球,總依據過去打球「嘗試錯誤」經驗所累積下來觀念,然後逐一建立打球模式;可也是,這些沒有受過正規軍訓練的「老隊友」,和老黑打球的模式是迥然不同。於是,只知道有機會打快攻的老黑控球,就是只有雙箭頭接球攻擊,以及將球回傳給他佬;那些高個子的4、5號球員,就往往變成參與他們「折返跑」比賽下的「附屬品」。


 


於是,那些不擅於跑快攻,以及不擅於空手移位,尋求空檔的2、3號球員,就永遠只有「陪伴」老黑他們折返跑的機會;想當然,這些以「減肥、過癮」為目標的隊友,沒摸到球情況下,在老黑不懂得組織隊友情況下,就是責怪聲連連了。我告訴老黑說:雙箭頭沒機會攻擊,將球回傳給你,你必須要注意後面跟隨而來的高個子拖車隊友;你必須要想辦法,「逐一、輪流」的將球,傳導到他們手中,讓他們去嘗試攻擊。這一來,所謂「分享籃球」的哲學,就很快可以建立起來。


 


其次,在不能快攻的時候,你必須多多利用你那些「高大的隊友」,讓他們做好策應、分球、幫忙擋人等等內線球員的事;這就是分工合作,這就是組織你的隊友,做好「裡應外合」的事。當你的內線隊友,都能夠協助球隊做好策應、分球、幫忙擋人等事,你將會發現,你假如把球再「要回來」時;你的隊友將出現很多空檔,你將有許多可以傳導球的對象,你將可以輕鬆愉快的看你隊友「蹂躪對手」。


 


(四)缺乏聯絡指揮:事實上,老黑的困擾之一就是隊友不懂得適時跑位,包括要遠離防守者,跑位到沒有人去的地方,包括內線隊友要適時空手切出接應球等等;想當然,在這些沒有籃球根基,而且又是老弱殘兵的隊友充斥情況,老黑找不到隊友傳導球就不是什麼稀奇古怪的事了。等我告訴老黑,擔任控球後衛就是要,「口頭指揮」隊友跑位,要明確告訴隊友要做什麼事等等之後;恍然大悟的老黑有如被人當頭棒呵,有如大夢初醒般的大叫一聲,喔,打控球就是「要講話啦」。


 


二、隊友沒有準備要接球:對於老黑責怪隊友,認為他們總是「沒有隨時要接球」的心理,以及缺乏準備接球動作一事;就如前述我的觀察是,老黑總是喜愛一球在手、原地運球,然後抱持成功一定在他的,想要「一槍斃命」的傳導球,讓隊友迅速得分。結果,隊友空手切時,他習慣只有90度視野的限制讓他沒注意到;久而久之,隊友就「懶得空手切」了。


 


為什麼?因為,二、三位習慣空手切的隊友,經過這樣「徒勞無功」的跑步後,這種上了年紀的人,怎麼有可能還有體力再做空手切?尤其,這幾位習慣空手切的隊友,經過一而再、再而三的被老黑「無視」之後,怎麼可能會自討沒趣的再做空手切?這結果的想當然,隊友就算再空手切,隊友就算原地站位獲得空檔,當然也不會「準備接球」;因為,你老黑總是不知適時傳導球,或者是「不傳球」。


 


三、球隊一直難以有效進攻:其實,我的觀察另一心得是,很多時候,真的老黑有做到傳導球了;可也是,少部分是隊友真的能力有限,傳導球後隊友接不好而產生失誤。或者,少部分是隊友接到球後,沒有敵情觀念的被抄掉球;甚至於比較多的是,老黑傳導球之後,隊友眼中只有籃框與老婆,當然球就一去不復返。


 


比較可悲的是,經老黑傳導球後,隊友自信心過高;所以,球傳導之後總是在「百投不中」中進行。這屢投不中還不打緊,就因為老黑擔任控球;所以,在這種總是確認不會進球情況下,老黑他都要做「預防快攻」的回後場防守乙事。用同理心看待,假如一位控球後衛,總需要傳球給不能搞進籃框的隊友「胡作非為」;然後,「濫攤子」需要自己承擔。嗯,不想再「傳導球」給隊友,就不是什麼意外的事了。


 


於是,我告訴老黑,假如遇到這種狀況,你控球後衛需要在隊友,連續「二次不能得逞」之後,「伸張正義」的告訴隊友:換人做做看。你不能做個「濫好人」,然後繼續傳球給這種百投不進的隊友;你控球後衛必須馬上尋找,另一位「炙手可熱」的隊友,好控制球隊有效的進攻情事。


 


四、球隊經常顧此失彼:由於,我們這個球隊參與的,是長年累月的球季比賽;所以,彼此之間的勝負、勝率、勝場數等等,就都存在、公佈於網站上。現在問題來了,老黑擔任主力控球之後,由於他的攻擊能力旺盛並高超,也因此激起許多人的「求勝心切」;於是,想當然,老黑他就都要求自己與隊友做「高命中率」的攻擊,只做會贏球的打算,不做可能會輸球的舉止。


 


也就是,假如傳導球給某甲會失誤,老黑就不傳;假如傳導球給某乙,某乙進攻成功率不高,老黑就不傳。嘿嘿,更可憐的問題是,像我們這種每每超過40歲,並且都是老弱殘兵的隊員裡,怎麼可能達到那種水準?所以,相互之間的責怪聲、要求聲音就自然出現、屢見不鮮了;由此,什麼分享籃球、打快樂籃球等等「口號」就被扯破。


 


連續二天輸球之間,我趕緊申請了幾次暫停,並且當眾聲明:我們是「丙組球隊」,沒有輸贏、勝負壓力;我們隊員就是球技不好,打球經驗不佳,所以,才處在這個丙組球賽裡頭。我大聲、並且好幾次的告訴所有球員,就是因為他們球技不佳,他才會在丙組當你的隊友;他假如打的好,早就去打NBA了。尤其,各位別忽略的是,我們都是超過40歲的老頭子了;假如對勝負「斤斤計較」,請你去打乙組球隊,我們這裡是個「小廟」,容不下大和尚。


 


喔,顧此也不會失彼;這是最近老黑無故失蹤,我們球隊發展的趨勢!


黃榮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